治病成就乱伦

  这是发生在我到仁爱医院工作的第二年时的事情。

  做为一个大男人,我被分到妇科工作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。可是生活就是这样,不满意也得坦然接受。好在我们科也不只是我一个男医生,还有一位姓李的医生已经在妇科干了有十几年了。他给我的建议是凡事得过且过就行,只要不是忙不过来,那些病患尽量交给女医生去看就得了。

  记得那是在八月份的一天,妈妈说姨妈想要到咱们科来看妇科病,要我帮忙约一位经验丰富的女医师。我查看了一下我们科里的工作台历,有一位姓王的主任医师是我们科里的王牌医师,她正好在第二天跟我一起当班,于是我就约好要妈妈务必在第二天早上大清早就带姨妈过来。

 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王医师因为家里有事跟老李换了一个班。我还没来得及通知妈妈,妈妈就已经带着姨妈来到了我的办公室。

  姨妈和妈妈都是一等一的美女,只是姨妈比我妈更年轻。两位美女的衣着打扮都非常的时尚,这一点也不奇怪,因为她们姐妹两个都是做女装生意的,审美眼光自然非一般寻常女性可比。

  “阿成啊,”姨妈一走进门诊室就说开了,“这就是你平时工作的地方么?

  环境挺不错的嘛!”

  “有什么好的呀!一股子药水味儿难闻死了!”妈妈捂着鼻子说道。

  “这儿可是医院耶!你以为是在家里啊?”姨妈在靠墙的一排塑料靠椅上坐下来说道,“姐,这味儿闻惯了也没什么。对了,阿成——你约的医生呢?”

  “对啊!怎么这里就只有你一个人啊?”妈妈也有些诧异地道。

  “这个——姨妈您可不可以明天再来啊?”我说。

  “为什么呢?咱们不是约好的么?”

  “是这么回事儿。”

  我把今天的情况跟两位妈妈解释了一通。妈妈还没听明白,姨妈倒是听懂了,她说:“这么说你帮姨妈预约的那位医生来不了啦?那就另外再换一个呗!反正姨妈得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。”

  我说:“可是没人可换啊!”

  姨妈诧异地道:“你不是说换了一位姓李的医生么?”

  我说:“李医生是个男医生呢!”

  “这样啊!那怎么办呢?”姨妈秀眉紧蹙地道。

  “成儿你也真是的,这么点小事也办不好!”妈妈埋怨着道,接着她又看着姨妈说道:“妹妹,要不你再忍耐一天怎么样啊?”

  “姐,人家已经忍耐两天了,那下面火辣辣的,我怕会小病拖成大病呢!”

  “姨妈,你得的是什么病啊?”我问道。

  “我哪知道是什么病啊?”她说。

  “你都有哪些症状呢?”

  “这个——”

  姨妈俏脸儿一红,她瞅了瞅妈妈,又掉转头来看着我说道:“就是……我那里面有点痒,又有些火辣辣的痛。”

  “呃,应该是有炎症。”我说。

  “阴道炎?”

  “那倒不一定,要看过了才知道。”

  这时妈妈说话了,她说:“要不你就让那位李医生看一看得了,人家好歹也是个医生嘛!”

  我也接着妈妈的话说道:“是啊,我和老李也看过不少病号呢!”

  “呸呸呸!我才不会让那些个臭男人替我看呢!”

  姨妈“呼”地一下从座椅上站起身来,她用力地跺着脚,像是在向我宣示着决心似的。

  “那您说怎么办啊?”我两手一摊,为难地说道。

  妈妈又把我埋怨了一通,完了她道:“妹妹,看来咱们只好换一家医院了,你说呢?”

  姨妈说:“换一家医院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。咱们约好了来这儿也就是想图个方便嘛!咦,对啊,阿成你不也是医生嘛!你帮姨妈看好啦!”

  姨妈这么一出口,我和妈妈全都愣住了。

  “怎么,我说错话了么?”

  姨妈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妈妈。

  “我不也是男医生吗?”我说。

  姨妈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她说:“你又不是外人,你是我的亲外甥啊!”

  接着她又问妈妈道:“姐,你说这样好么?”

  妈妈飞快地瞟了我一眼,她的脸上莫名其妙的一红,好像病人是她似的。

  她说:“你问我做什么?你说可以就可以,我……我没意见。”

 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。

  我领着姨妈来到隔壁的诊室。

  在咱们妇科,因为前来看病的大多都是些不好让人看见的私处毛病,所以每个门诊室都配有专门的诊室。

  进去之后,我随手关好了房门。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职业习惯,并非今天特意如此。

  “你把裤子脱下来。”我说。

  “呃!”

  姨妈依言脱下了穿在外面的牛仔短裤,她的里面穿着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粉红色蕾丝小内裤,还是镂空的那种,看上去非常的性感,比不穿裤还要来得诱人。

  对了,我姨妈今年也有三十七八了,她比我妈小六岁,姐妹两个相貌长得很像——柳眉凤眼,小巧的鼻子娇俏的小嘴儿,五官端正,面庞清秀,虽说年纪不算年轻了,可是因为保养得好,看上去比她们的真实年龄至少要小五六岁。像她们这种女人既有年轻女人的娇美,又有成熟女人的端庄稳重,最是魅惑男人的那种年龄。

  姨妈的个头比我妈要高出好几公分,只比我矮了一点点,应该有170公分的样子。她双腿圆润修长,白嫩细腻的肌肤毫无瑕疵,再配上一双红色高跟鞋,更显得高挑秀美,妩媚动人。

  “阿成,这样可以了么?”

  姨妈抬头挺胸,亭亭玉立地站在我面前,她的两只小手交叉着捂在下身的隐秘部位。显然丰乳肥臀的她对自己的傲人身材很有自信,她用一种挑逗的眼神看着我,嘴角挂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。

  “内……内裤也要脱掉。”

  平素常说的这句话,今天说出来居然有点口吃,大概是因为眼前站着的这位美女是我亲姨妈的缘故吧!

  “这样啊。”

  姨妈又弯下腰去脱掉了那条性感的小内裤,这样她的下身就完全裸露出来了。

  “姨妈,请你,呃,躺到床上去。”

  可能是我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吧,姨妈抿着嘴笑了笑,她走到靠墙的那张医用床前,脱下高跟鞋躺了上去。

  她走动的时候,微微上翘的臀部勾画出美妙的身体线条,看得我直咽口水。

  想不到三十好几的姨妈居然还会有如此妙曼的身材!

  姨妈躺在医用床上,两手依然捂着下身的隐秘处。我走到床前拉起支架,然后握住了她的一只脚踝,说道:“姨妈,我帮你把脚放上去好吗?”

  “嗯!”

  等我把姨妈的两只脚都搭上了支架后,姨妈就已经两腿大张了。

  “姨妈,你……可以把手移开吗?”

  “哦!”

  姨妈挪开的两只手好像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似的,她先是放在身体两侧,然后又抬起来放在了两条白皙的大腿上。

  “阿成,你平时都这样给女病人看病的么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那多羞人啊!”

  “看多了也就习惯了。”我说。

  “你是习惯了,可病人不习惯啊!”

  “那有什么办法啊?病人治病要紧,总不能不让看吧?”

  我又接着说道:“姨妈,我可要动手了啊!”

  “你弄吧,反正又不是别人,对吧?”

  说着,姨妈又把手抬起来两手相交地放在了她那平滑紧实的小腹上。

  由于工作的关系,我看过许多不同年龄的女性下体,但这一次却有所不同,一来对方是我可爱的姨妈,二来她又是一位特别迷人的性感尤物,就连她的下身都长得很美——细柔的阴毛围绕着阴道口周围密密麻麻地生了一圈,然后向着阴阜部位延伸成一条直线,中间是一条迷人的肉缝儿,此刻可能是因为害羞的缘故从里面渗出了些许的粘液,放出诱人的水光。

  我屏住呼吸,将两只手伸过去轻轻分开了那两瓣呈浅褐色的花瓣儿,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一个迷人的肉洞儿。洞壁褶皱层叠,上面还沾着些许的白带,看上去淫糜之极。

  “姨妈,还真是有炎症呢!”我说。

  “怎么样?严重么?不会是性病之类的吧?”姨妈担心地问道。

  “呃,这个么——还要进一步化验了才知道。”我又问:“姨妈,这几天您跟姨父有过性生活吗?”

  “哪有啊!阿成,不瞒你说,你姨父他身体不太好,已经有两年没有碰过我了呢!”

  听她说话的口气似乎有些埋怨之意。

  “那,姨妈可否跟别的人有过身体上的接触呢?”

  “哎呀!你都说到哪去了呀!姨妈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么?”

  姨妈微微往上挺了挺下身,话语中微带责备之意。

  “对不起,姨妈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我是说你有没有可能跟别人共过什么私人物品,比如说短裤之类的。”

  “没有,”她说,“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,前两天我跟你妈去星湖游泳池游过一次泳。”

  “这就是了,可能是游泳池的水不干净,你碰巧被感染上了。”

  “那你妈怎么没事啊?”

  “这并不奇怪,”我说,“各人的体质不同,身体的抵抗能力也就不一样。”

  “那你说这病要紧么?”姨妈有些担心地问道。

  “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,”我说,“今天我先给你开一副消炎药,等明天化验结果出来了,我再给你开一种药膏,你每天按时涂上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阿成,那药膏为什么一定要明天才能给我呢?今天不行吗?”

  “姨妈您不知道,阴道炎有好几种,不同的炎症用的药膏也不一样。”

  “这样啊。”

  接下来我去拿来了一个玻璃盒,用棉签挑了些白带装在盒子里,然后又用消毒液替姨妈清洗了一下阴道口。

  “对了,姨妈,”我说,“您最好是把生在阴道口周围的这些阴毛给剃了,阴毛上很容易沾染病菌,这段时间一定不能够感染上任何病菌的。”

  “是么?可我不会剃啊!阿成,不如你帮姨妈剃吧,好么?”

  “嗯!”

  我于是去拿来了剃刀和剃须膏。说实在的,我是巴不得能够帮姨妈剃阴毛呢,因为这样又可以趁机摸一摸她那美妙性感的小骚穴了。

  姨妈安静地躺在医用床上,乖乖等着我替她刮阴毛。

  我看了一眼两腿大张的姨妈,内心非常地激动。这么多年来姨妈待我就像亲生儿子一样,我也很爱我的姨妈。今天的事情来得有些突然,我基本上没有思考的余地,完全是被一种本能所驱使。我故作镇定地戴上了一双胶皮手套,然后将剃须膏挤出来抹在了姨妈的阴毛上,接着用手轻轻地揉着,直到姨妈的整个阴道口周围全都布满了泡沫为止。

  “姨妈,你可要忍着点儿,我要剃了。”我说。

  “你小心点弄,姨妈最怕疼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说完我就开始动刀了。我用左手按住姨妈的阴唇,右手握紧了剃刀小心地刮弄着。

  我的头跟姨妈的阴户挨得很近,可以闻到那上面发出来的一股淡淡的骚味儿。我屏住呼吸,一边刮着阴毛一边尽情欣赏着我姨妈那诱人的风水宝地。

  好美的小骚穴呀!可能就连我姨父也没有这么仔细地欣赏过吧?

  我趁着帮姨妈刮阴毛的机会将她那美妙性感的大小阴唇摸了个够。我看见在她那阴唇的上方有一粒小小的凸起,那就是女人身上最为敏感的地方——阴蒂。

  我轻轻地掰开了姨妈阴蒂周围的阴唇肉,于是她那可爱的小阴蒂连同下面的尿道口便都一览无余了。

  我一阵冲动之下,竟然伸出舌头在我姨妈的阴蒂上轻舔了一下!

  “啊……”

  姨妈的下身微微一颤!

  “怎么,弄疼你了吗?”

  “呃,没有。”

  姨妈好像并不知道我舔了她的阴蒂,她的阴道口微微蠕动了一下,从里面流出一股透明的液体来。

  我小心地将姨妈阴道口周围的那些阴毛给剃了个一干二净,只留下了阴阜部位的阴毛没剃。

  “姨妈,您看这样可以了吗?”我说。

  姨妈微微抬起头往下身部位看了看,“阿成,姨妈看不见啊!”她说。

  我脱下手套,把手伸到她的屁股下面,轻轻抬起她的下身,问道:“姨妈,这样可以看见了吗?”

  姨妈往她自己的下身部位看了看,她脸儿一红,说道:“还行。只是我听说人身上的体毛会越刮越多,会不会啊?”

  我说:“没那回事,不过刮过之后毛孔会变大,毛也会变得更粗一些,看起来就觉得多了。”

  “哎呀,那不是会变得很丑了么?”

  我心想:有谁会看到你这儿呀?顶多也就是姨父罢了!不过这话我可没敢说出口,我说:“姨妈要是觉得丑,就每隔一段时间剃一次好了嘛!”

  姨妈还想说什么,却又打住了没有说出来。

  接下来我帮她洗干净了外阴部,她那剃过阴毛的阴户看上去非常可爱,让人有一种想要咬一口的冲动。

  “好了,姨妈,你可以下来了。”我说。

  “这就可以了么?”

  姨妈还是保持着刚才的那个姿势躺在医用床上,那模样既美艳又风骚。

  “呃,可以了。”

  “那你把我的脚放下来啊!”

  “哦!”

  我又上前将姨妈搁在支架上的两条腿放下来,“其实您自己就可以下来的。”

  “人家不知道嘛!”

  姨妈嘟着嘴说道。她从床上下来,先穿好了高跟鞋,然后又将那条粉红色的小内裤和外面的牛仔裤穿在了身上。

  “阿成,”姨妈抬头看了我一眼,忽然她“噗嗤”一笑,下面的话就没有说出来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我诧异地看了看姨妈,又低头看了看我自己,于是我明白过来了,原来是我的下面起了不该起的反应,把白大褂都给顶了起来,像搭起了一个帐篷。

  “对不起,姨妈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  “你紧张什么呀?姨妈又没有怪你,真是的!阿成,老实说姨妈还有点高兴呢!这说明姨妈还没有老,对像你们这样的年轻男人还有魅力嘛!”

  “姨妈,您还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对了,我明天什么时候来找你呢?”姨妈一面整理着头发一面这样问道。

  “这个——明天您是想要王医师给您上药呢,还是……”

  “姨妈还是找你好了!”她打断我的话说道。

  “那您就下午两点钟左右来,我明天当下午班,两点钟的时候病人最少,不用等的。”

  “那好,咱们就一言为定。”

  一出诊室,妈妈就埋怨开了:“你们两个怎么弄了这么久?到底是什么了不起的病啊?人家都等得闷死了!”

  姨妈格格地笑着说道:“虽说不是什么大病,可也得弄完才成呀!姐,你既然这么不耐烦,明天我就一个人来好了。”

  “什么?明天还要来?”

  “明天出结果,然后还要上药。”我说。

  “这么说,你们两个在里面捣腾了这半天,究竟是什么病都还没弄清楚喽?”

  “姐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回去我再告诉你。”

  姨妈看见又有病人进来了,于是就打断了妈妈的话说道。

  随后我替姨妈开了一副消炎药,两位妈妈就告辞我出去了。  姨妈和妈妈姐妹两个的感情非常好。这一对姐妹花可以说是天生的搭档,一个生性外向,活泼开朗,热情奔放,做起事来大大咧咧;一个性格内敛,做事谨小慎微,有些琐碎。不管是大事小事,是家里的事还是外面生意上的事,只要是她们姐妹两个一出手就没有办不好的。

  正因为这样,所以姐妹两个一起开了一家女装店,生意非常的火爆。按说我妈大了五六岁,姨妈得听她的才是,可是由于性格的关系,我妈都不大爱做主的,只是具体到了操作层面却又是我妈说了算,因为她考虑事情更加细致周到。

  话说第二天下午刚过两点,姨妈就来到了我的办公室。今天她又换了一身装束——昨天她穿的是牛仔裤配米黄色短袖衬衣,看上去青春时尚;今天她又换上了一条翠绿色起白色小花的瘦身长裙,脚蹬一双橙色高跟鞋,显得清雅秀丽,女人味十足。

  “阿成,姨妈是不是挺准时呢?”

  姨妈的模样真是俏丽得没法说。说句实话,我老婆今年才二十四岁,看上去却显得比我姨妈还要老。

  “嗯!姨妈,您今天真漂亮!”

  “是么?”姨妈格格一笑道,“那昨天姨妈就不漂亮了么?”

  “姨妈,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我说,“您天天都那么漂亮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,”她说,“怎么样,结果出来了吧?”

  “嗯!您得的是细菌性阴道炎,这是药膏,每天早晚各涂一次就行。”

  说着,我递过去一支软膏。

  “阿成,”姨妈并没有伸手来接,她看着我的眼睛说道:“我想现在就搽一次药,可以么?”

  “当然可以,”我说,“您可以到里面的诊室去搽药。”

  “你是要我自己搽呀?”

  “搽药很容易的……”

  “你是医生,对你来说当然容易。这样吧,今天第一次搽药你就帮姨妈一回,以后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
  “这个——好吧。”

  其实我是巴不得这么做的,因为这样一来我又有机会可以欣赏到姨妈那迷人的小骚穴了,只是我却不好意思主动提出来。现在好了,姨妈自己说出来了,我自然是乐得来个顺水推舟。

  我把姨妈领进了里间的诊室,并顺手关好了房门。

  姨妈没等我吩咐就开始动手脱裙了。

  我说:“姨妈,裙子就不用脱了,待会儿你把裙子撩起来不就可以了吗?”

  姨妈道:“那怎么行?那样会把裙子给弄皱的。”

  说完,姨妈就脱去了那条长裙。

  哇操!姨妈的里面只穿着一套纯白色的真丝内衣,胸前一对丰满的玉乳被紧紧地箍在内衣里面,中间一条迷人的乳沟引人遐思。

  丰乳肥臀也就罢了,难得的是那盈盈一握的纤腰让我立刻起了一阵冲动。姨妈的身材可真是一级棒啊!

  “姨妈,您的身材真好!”

  我由衷地赞叹了一声。

  姨妈微微一笑,她又弯腰脱下了内裤,这样一来,她全身上下就只有乳房被包裹在内衣里面,其余就已全裸了。

  跟姨妈比,我老婆属于那种知识型的女性,她是学建筑设计的,专业技能没话说,就是少了些女人味。此刻,女人味十足的姨妈几乎全裸地站在我面前,怎叫我不怦然心动!

  我的下面立刻又很不争气地搭起了帐篷。

  “阿成,你还愣着干嘛?快过来啊!”

  就在我出神之际,姨妈已经躺在了医用床上,她笑盈盈地看着我,两条迷死人的玉腿儿慢慢地向两边张开来。

  我轻轻咳嗽了两声,用以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。我故作镇定地走到床边,将姨妈的两条美腿搁到支架上,然后故意装作没事人一样伸手在她的阴唇上摸了摸。

  “姨妈,剃了阴毛之后,感觉还适应吗?”

  “有点不习惯呢!”姨妈说。

  “过几天应该就会习惯了。”

  我边说边掰开了她的阴唇,露出了中间的肉洞儿,我凑过去认真地看着,只见那粉红色的洞口微微翕动着,有少许的白带和着粘液从里面渗出来。

  “怎么样,阿成?”

  “呃,阴道炎好像还不算太严重。对了姨妈,你里面有些什么感觉呢?”

  “有点痒,又有点痛。”

  “哦!这就是了!”

  说着话,我故意掰开姨妈的阴道口看了又看,手指在她的阴唇上又摸又捏的,弄得她里面又渗出了不少的水来。

  “阿成,姨妈的里面好像又有些痒了,你快帮姨妈搽药吧!”

  “哦!好的。”

  于是我戴上了胶皮手套,挤了些药膏在左手的手心里,然后放下药膏,右手食指和中指挑了些药膏先是抹在她的阴道口处,接着又挑起一些药膏来,这一次我将那两根手指伸入到了姨妈的阴道之中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姨妈口里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。

  “姨妈,我弄疼你了吗?”我问。

  “没有,你接着弄,不用管我。”

  我心里暗暗好笑,我知道姨妈被我弄得很舒服,于是我更加大胆地在她的阴道内壁上抠弄着,还不时地用右手大拇指碰触着她的阴蒂。

  “喔……啊……”

  姨妈微微抬起下身迎合着我的抠弄,她双眼迷离,两颊绯红,显然很是受用。

  我的手指一进一出地像是在指奸着我的姨妈,这样足足弄了差不多有五六分钟的样子,姨妈也没有出言制止。

  “喔……啊……”

  姨妈竟然被我弄得浪叫出声了!

  “姨妈,可以了吗?”我说。

  “你全都搽到了么?”

  姨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。

  “外面都搽过了,只是你里面太深,最里面搽不到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呢?总不能不搽吧?”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关系,”我说,“要不姨妈您自己搽吧。”

  姨妈拿眼睛瞪了我一眼,她轻咬了一下嘴唇,像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  “阿成,你过来一下。”

  姨妈示意我走到她身侧的床边上去,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还是走了过去。

  “姨妈,您有什么吩咐?”我问。

  姨妈突然狡猾地一笑,她一伸手就摸到了我的下面。

  “姨妈……”

  我吓了一跳!她也忒大胆了!这可是在咱们医院呐!

  说句老实话,刚才我藉着帮姨妈搽药之机,故意玩弄着她的阴道,弄得我下面那根肉棒儿都快要把我的裤子给撑破了,现在被姨妈一把抓在手里还真是挺舒服的。

  “阿成,你这样憋着难道就不难受么?来,姨妈帮你拿出来。”

  说着,姨妈就要来解我的衣钮。

  我往后缩了缩,道:“姨妈,这样不好吧?”

  “有啥不好的呀?难道只许你看姨妈的小妹妹,就不许姨妈看你的小弟弟啊?”

  姨妈想看我的小弟弟,我心里自然是一千一万个愿意的,可现在是在咱们医院里,对方又是我的亲姨妈,我一下子还真有些放不开。

  “阿成!”

  姨妈眉头一皱,像是要发火的样子。

  “姨妈,您真想看啊?”我有些心虚地道。

  “当然了。”

  “我这东西太丑,我怕吓着姨妈。”

  “你骗谁呢?姨妈又不是三岁小孩子。”

  我又再一次走上前去,让姨妈解开衣钮,掏出了我那话儿。

  “哇!阿成,你怎么生了这么个怪物呀?”

  不出所料,姨妈被我那硕大无比的阳具给吓了一大跳!

  “姨妈,我跟您说过的,我这根东西……很丑是吧?”

  一直以来,这硕大无比的阳具就是我的一块心病。我也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,我的阳具比同龄人要大得太多!我头一回跟女友做爱时就把她给吓得够呛,结婚至今已有两年了,老婆还是无法适应,我们每一次过性生活对她来说都是一种痛苦的折磨。

  “嗯!是有够丑的!”

  姨妈的小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阳具,她轻轻地套弄着,脸上的表情令人难以琢磨。

  “我就知道会是这样,姨妈。”

  我心里很失望,看来我这根丑东西真的是不逗女人喜欢的了。

  “不过它的长度倒是够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把药膏涂在这上面,再将它插到我里面,不就可以全都搽到药了么?”

  “这怎么行啊?”我吃惊地道。

  “有什么不行啊?”姨妈微笑着反问道。

  “那样不就是性交了吗?”

  “你别往那方面去想不就没事了?阿成,你是医生,姨妈是你的病人,你这样做只是在帮姨妈治病罢了。”

  “可是,姨妈不嫌它丑,我自己还嫌它丑呢!”

  “傻孩子,是不是你老婆嫌它太大了啊?”

  “嗯!每次都弄得她苦不堪言呢!”

  “那是因为你老婆的阴道口太小的缘故。姨妈的可不一样,不信你插进来试试!”

  “姨妈,您真的……肯让我插进去?”

  “阿成,你要记住,你这只是在帮我搽药,咱们并不是性交,知道么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我内心非常地高兴,没想到我居然可以肏到姨妈这样的大美人儿。要知道姨妈可是我少年时期意淫得最多的女人呢!

  我挤了些药膏在龟头上,然后用手搓了搓,等药膏均匀地涂满了整个龟头之后,我又重新来到姨妈的两腿之间,将龟头抵在了她的阴道口处。

  我轻声说道:“姨妈,我真的可以插进去吗?”

  姨妈下身往上一挺,阴道就吞入了我的大龟头。

  “喔,阿成啊,你这东西真的好大呀!”

  “那……我还是出来好了。”

  “不用!”姨妈连忙制止道,“傻孩子,姨妈可不是你老婆,姨妈的里面弹性可好得很呢!你放心插就是了,姨妈不会痛的。”

  我试着往里插,很快就把整根阳具全都插入了姨妈的阴道里。

  好舒服啊!

  姨妈的阴道好像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一般,我们姨甥两个的性器紧密地结合在一起,那种既紧实又柔软,既温润又湿滑的感觉简直是美妙之极!

  我不由恍然大悟——原来这才是女人的滋味呀!若不是今天插到了我姨妈,我这一辈子还真就白活了呢!

  “姨妈,你疼不疼?”

  “不疼。阿成,姨妈的里面舒服么?”

  姨妈冲我魅惑地笑着说道。

  “嗯!好舒服!”

  我加快了抽送的速度,肉棒在她的阴道里一进一出的,还发出了“扑哧扑哧”的水声。

  “阿成啊,”姨妈格格地笑着说道,“有你这样帮病人搽药的医生么?”

  “姨妈,我……”

  我停止了抽送,阳具插在她的里面不知道该不该抽出来。

  “傻孩子,姨妈跟你开玩笑呢!好外甥,你尽管弄好了。”

  “姨妈,咱们这样做可是违反医院规定的呀!”我有点担心地道。

  “什么规定不规定!阿成,你不用担心,姨妈又不是一般的病人,咱们是一家人,你懂么?”

  “呃!”

  我心想:一家人不是更不应该做这种事情了吗?

  不过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,肉棒插在姨妈里面的舒服感已经让我再也无法舍弃了。